1 1
文章故事
经典文章
人生哲理
励志文章
伤感文章
感人故事
心情故事
情感故事
爱情故事
散文杂文
抒情散文
爱情散文
伤感散文
散文诗歌
世俗评说
乱谈八卦
处事之道
影评书评
诗歌日记
现代诗歌
爱情诗歌
古词风韵
散文诗
心情日记
伤感日志
网络日志
情感日记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
弹指江湖
青春校园
百味人生

相遇而安

时间:2012-03-13 来源:原创 作者: 未央 阅读:加载中..
  

  初见。
  
  我们或许真的不合适。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是我太过任性,连家都可以不要,是我自大,并且也自私,所以总是给你们带来不幸。
  
  没有一丝暖意的夜,邂逅了你,只有城市混浊的空气,我的心跳和你的呼吸,这是多么的不幸,我以为是城市腐蚀了我的心脏,那么的不堪和卑微,然后你们告诉我,太过软弱。
  
  唯嫣,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相信你,石楠。只是不相信自己。
  
  夜晚再度降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这里。我们相聚在西街,外滩十八号,喧闹的音乐,疯狂的身体,而我什么都看不到,听不见,黄色的液体一杯接一杯,石楠牵着夏夏的手跑过来,这是属于我们三个人安静的夜晚,在这里我们可以抛开一切,做空白的人,看不见听不着,空寂却放肆做我们自己。我们都是嗜好酒的人,我们都生活在陌生的城市,我们从来不觉得寂寞,也因为习惯。
  
  夏夏是幸福的女子,在遇到石楠的那一刻开始。第一次见到夏夏的时候,她冲着我说,流夏怎么走。穿着简单,白色棉制衬衣和牛仔跨裤,短发,背一把吉他,以琳琴行。大大咧咧的,是我喜欢的类型的女孩。
  
  不太清楚。我才到这个地方没多久。
  
  夏夏哦了一声,绕有兴趣的跟我聊了起来。你哪里的?怎么跑这边来啦?
  
  我蹭下镜框随口说了句,旅行。只是不大愿意提及这类事,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怎么就跑到这边来了。余杭,这个小镇上,这边属于老余杭,我在农居点租了个房子,我喜欢那个卫生间,有卧室那么大,特别舒服。也就是个睡觉的地方罢了,白天很少呆在这里。
  
  得知夏夏是分配到这边工作,在百合新娘婚纱工作室担任店长,就在离我那小窝很近的地方。相遇容易,聊得投机是缘分,我两性格挺搭的,都是自由好者,她平日每周会去以琳琴行学吉他,正好我也有这个想法,便约好周末一块过去,请教她如何挑选合适的吉他。
  
  夏夏的租房在供电所那边,一条笔直的马路,我的小窝在这头,叫凤凰新村,她在那头,她工作的地方在中间,以琳琴行也就隔了两门面,平日她休息的时候我便去她家串门,一间卧室,简单的布局,我甚是喜欢那张竹编的桌子,特别有味道,在四楼看天,感觉已经很接近了,我们蜷伏在桌子上聊天,喝便宜的咖啡,更有生活的味道,苦涩。也像我们所期待的爱情,不期而遇,不欢而散,只是因为值得你爱和付出的人还未出现。而我,注定等不到,所以更想找一个有他影子的人,虽然是自私的想法。夏夏说,
  
  唯嫣。你在害怕个什么?还是想逃避些什么?是你的终究会回来的,想太多都没用。
  
  我笑笑。这是我来余杭的第二个礼拜天,没有见过他。愈来愈少的电话和短信,然后慢慢的连短信也没有了。我们是离得近了,从隔着几个省到在同一个省的不同地方,其实都一样吧。石楠就这么跟我说,他如果想见你,无论你在哪里他都能找到你,天涯海角。
  
  石楠是难得的朋友,温柔体贴,会照顾人,不大爱说话。所以夏夏很幸福,从工作上的伙伴到现在仑为情侣,两个性格完全相反的人就这么相爱了,那时我们三晚上聚在外滩。白天各自上班。经常跟石楠聊天,诉说彼此的过去,他说着过去云淡风清的日子,夏夏是他的第三任女友,也是最后一任,因为他们合适。他这么认为。而提及爱情,我们都不再说话。他望着夏夏在舞池扭动的身影,我想爱情就是这般模样,你惦记着我,我惦记着你,相约在一起一辈子。即使一辈子真的不长,即使哪天你忘了,但爱情确确实实曾经到来过。
  
  起初我对苏安,也只是喜欢,慢慢时间长了,思念沉淀,我便觉得没这么简单,想着心会痛,记忆也愈加沉重。都说我小,根本不懂爱,我便以为不懂了,后来想明白,其实感觉只有自己清楚,只是说不出那句,我爱你。真的爱你。
  
  时间长了,什么都会淡忘,包括你,包括你对我。我还是习惯跟他们说,我家苏安。他们都知道我有苏安,他们都觉得苏安真的好,真的与众不同,因为他一直在我心里,被我念叨在嘴上。而我觉得,你值得我爱,唯一一个值得我爱的人。我什么都给不了你,因为我不是好女孩。我也希望你记住我过去的模样,因为我再也不会回去了,绝对不会。
  
  漆黑的夜,远处突然闪现一盏明灯,于是我们疯了般跑过去,一直被牵引,却从未感觉接近过。半个月前,我乘坐了将近十五个小时的汽车,终于接近目的地,在杭州市区下车,已经凌晨四点了,松了口气,再坐车到余杭又花了将近一个小时,见到小歪的时候,兴奋得要命,像迷路的孩子见到自己的家长。小歪是我同学,为了等我整晚没睡,把我带回了她家,补了个觉。第二天下午才醒,她又忙着买菜做饭,手艺确实不错。我着实羡慕她独立了这么长时间,懂得如何照顾好自己。在她家生活了一个星期,最后自己找了个房子,一楼,别院。后来小歪去了上海,我们也就告别了。我终于过上期盼已久的完全独立的生活,甚是高兴,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从来不觉得害怕。我始终喜欢一个人。习惯一个人。
  
  直到认识夏夏。石楠。还有小妮。
  
  偶尔一块吃饭。一块逛街。经常小聚。甚是开心。我也开始找工作,在卡曼妮婚纱做门市,工作是我喜欢的类型,推销,我打算一直往这方面发展,这也是达成我的梦想的途径之一。
  
  上班后,时间上限制了。每天同小妮一块上下班,晚上去外滩,夏夏和石楠依然如胶似漆,甜蜜得叫人受不了。夏夏说要留长发,着衣的风格都变了,我和小妮对视。爱情的力量可真够伟大的。也叫人盲目,石楠倒是说,无论夏莉莎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爱她。矢志不渝。
  
  把我感动得镜框都掉了。夏夏更是含情脉脉,头都快点桌子上了。
  
  出了酒吧,他们三往那边,我一人往这边,我想我得换个房子了,他们也让我搬到供电所去,以后串门可以省不少车费呢。气温一直下降,没想到竟下起了。我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我感觉不到寒冷,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最后竟冲到了我的眼眶,流了下来,咸咸的。我翻出手机,打开短信箱,全部都是你的名字,一条我都舍不得删。然后一条一条,删除。还有过去你用过的号码。苏安,我可以忍受所有人的冷落,唯独你,我释怀不了。我不再去想你有多忙,忙到对我,再次不闻不问。
  
  海鸟和鱼相爱,仅仅是一场意外。爱的差异一直存在,鱼在海平面仰望,说不定海鸟早把他给忘了。
  
  礼拜六休息,睡到下午两点多,晚上总是失眠,都成习惯了。接到小妮的电话,
  
  唯嫣,陪我逛街。金港门口见。
  
  依旧下着小雨,鬼天气总是这样不正常,脱离了阳光真的够让人沮丧。二十分钟后金港门口,这里有很多家服装店。估计那些老板的眼光有严重的问题,一圈下来竟没一件能入眼球的衣服。比起老家的服装市场差到哪里去。最后一家店让我得到些许安慰。一系列淡绿色棉制衬衣,每一款都很简单,又不失风格,质地也很不错,挑了三款试,最后买了两款。小妮啥都没买,我两的眼光及其不一样,我就喜欢休闲可爱装,她就喜欢休闲又很单调的衣服。
  
  从后门出来后发现一路边滩,两人肚子都很饿,便站在那滩边猛吃东西,天还下着雨,那滩的大雨伞够容纳我们两了,直到填饱肚子。我们特别开心,觉得很有生活的味道,有人陪着一块吃饭的感觉真好,平日都是自己一个人吃饭。
  
  两人回了供电所,小妮家。比我家卧室大,卫生间小得叫我受不了,都很简单,也很简洁。一块聊天看电视。小妮问,
  
  你丫还习惯不?
  
  我也觉着奇怪,打从我到这里,一点不觉得陌生,好似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一般。
  
  习惯就好。
  
  习惯是好,但是有些时候,纯属麻木。
  
  有时候我总在想,然后不停问自己,
  
  唯嫣,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或许是的。可是我并不快乐。后来我想,有可能是因为那些疼我爱我的人不在身边。我讨厌背叛,却让自己最亲爱的人体会自己的背叛。然后就看不见自己打字。我想,或许我注定只能悲哀。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悲剧。望着天空,莫明其妙的就流下眼泪。这些,都是自己的选择,所以不怨任何人。我想一辈子只爱一个人,可是事情不会如你所期望的那样,我好像爱过很多人,可是他们不爱我。我不想因为这样就失去爱的能力,因为我相信总有一个值得我爱的人,势必我得将我全部的爱倾注到他体内。苏安,给我的第一个承诺。他说会等我长大。我相信他,只是不相信自己。
  
  很多时候,我就是个纠结体。像苏安说的,时好时坏。他不想我想太多,只是我无法左右自己罢了。
  
  鬼天气从未好转,阴雨缠绵,气温也低得异常。我会一直等待他。因为他值得。
  
  石楠和夏夏。让我不再害怕,因为所谓爱情,真的很简单,只是有人没那么幸运罢了。
  
  文/未央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读后感:(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用户名:(新注册) 密码: 匿名发表